首页 体育正文

瓦伦西亚因疫情取消赛后采访,梅斯塔利亚上座创赛季新低

诚信在线 体育 2020-03-01 27 0

3月1日报道 作为西班牙本土感染情况最严重的地区,瓦伦西亚在今天凌晨已经有15人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阳性。而在昨天的主场瓦伦西亚与贝蒂斯的比赛中,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由于两名瓦伦西亚当地的体育记者已经确诊感染,瓦伦西亚也在赛前就宣布取消了所有的媒体活动,包括关闭了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以及混采区,最后只有贝蒂斯主帅鲁比与球员卡纳莱斯在球场上接受了转播商的Flash Enterview。

而除此之外,瓦伦西亚还取消了赛前球童与球员们的合影环节,而没有进入大名单的球员也全部独自驾车进入球场,并且被安排进入梅斯塔利亚球场的私人包间观看比赛,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坐在看台上。

而根据官方统计,昨天梅斯塔利亚的上座人数37418人,创造了本赛季的主场上座率新低,之前是在9月25日主场与赫塔菲的比赛,当时上座37814人,但是当时是工作日。

3月1日报道 前西班牙国家队主帅罗贝托-莫雷诺已经从去年11月的离职风波中走了出来,他表示自己无法理解恩里克当时的动机,但已经不再纠结了。

在近日的一次《马卡报:专访中,莫雷诺回忆了此事,还谈到了目前的工作以及对巴萨和梅西的看法。

执教摩纳哥是因何而起?

“是对方联系的我。他们进行了一系列深度分析,包括我在国家队的工作以及和媒体的关系。

“摩纳哥副主席的言论曾被人传到我的耳朵里,他说‘经历了这一切的人得决心向那些人证明失去自己是一个错误’。

他们对你的期望如何?

我来这里是为了帮助摩纳哥重现昔日辉煌,再次成为法甲的欧洲的优秀球队。

“投资年轻球员是这家俱乐部的一大特点,我们希望能踢出让球迷引以为豪的迷人又富有攻击性的足球。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还需要时间。

更适应执教国家队还是俱乐部?

“二者我都喜欢。在国家队时很多时候你都会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技术总监,负责球员追踪与分析。

“随着一天天的流逝我的信心在不断增长。我喜欢帮助球员进步,也喜欢评估对手。不过因为比赛数量更多,压力也确实变大了。

“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展示自己14岁以来就一直在从事的工作了。”

是否曾急于证明别人的错误?

“11月19日那天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看看我现在的处境,离职一周之后我就已经接到不少邀约了,甚至让我有些惊讶事态发展的速度。

“显然我曾为不再有人欣赏我和我的工作而焦虑,但我一直都很擅长迎难而上。14岁时别人说我不可能成为教练,但我在25岁前就打了他们的脸。

一扇门被关上了,但现在不光有另一扇窗户打开,还有一整面墙的机会任我挑选。

得知摩纳哥的兴趣是否只花了一周?

消息来源于我的一名联系人。我先是收到了其他大洲的邀约,而摩纳哥的到我离职3、4周才姗姗来迟。”

当时收到的邀约是否帮助你冷静下来?

我从未忧心忡忡或是一蹶不振。当时有人认为我将再也不会执教了,但足球界人士曾私下反映给我的情况则正好相反。

“我的适应能力很强,当时也知道伤害只是暂时的。那些消极的日子反而成为了珍贵礼物,提升了我我在西班牙和欧洲的知名度,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那些负面论调。

“举例而言,摩纳哥本来都不知道我,那次危机爆发之前他们正在西班牙和另一家俱乐部谈判。他们收到了关于我的正面评价,我也得感谢那场闹剧让我能出现在这里。

被解雇的后受到的最大伤害是什么?

“除了死亡之外的一切事情都是可以被克服的,我的理解也一直是你只会被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所伤害。

而伤害我的我是自己身边的人为此感到痛苦,于是我自我隔离了,看起来就像是为了避免冲突。

“我不想卷入口水战,我知道在自己还有未来,也不值得因为这件事浪费口舌。我只是希望能最小化对自己亲友的伤害。

每个人都想自我防卫,但我清楚这么做对我并没有好处,只会火上浇油。

是否曾预料到时间会过得如此之快?

我并不需要他人给我时间。回应只会给参与者带来更多痛苦,我在路上走时都会被指指点点,但也得到了不少支持,还曾在街上遇到一位对我表示祝贺的年长女士。

“我熄灭了自己试图反击的怒火,也阻止了律师这么做。我现在从事着自己热爱的工作,而且即使这一结局成为了我的污点,我仍然曾带队以不败战绩从预选赛晋级。

“奥斯卡的话我一直谨记在心,也帮助了我和他人沟通。他问我‘是否记得洛佩特吉被国家队解雇后的新闻发布会’。

“假以时日这一切都会成为过眼云烟,这也是一个应对方式的范例。这在我脑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中学习对我的未来进行早期管理的重要性也非常关键。”

是否曾有对应的策略?

“相比计划,更多的是我的个人感受。你知道自己从未犯错,不过从马德里返程的飞机上我还是根据自己当时的感受写了一份声明,就是你们听到的那一份。

佛爷周四和齐达内谈话,传达对皇马战胜巴萨的信心

3月1日报道 在周三输给曼城之后,皇马主席佛罗伦蒂诺按照惯例下到更衣室与球员们进行了赛后的谈话,根据《马卡报:知名记者Jose Felix Diaz表示,佛罗伦蒂诺看到的是一个深受打击的球队。 所以在周四,皇马主席再次与齐达内进行了对话,这次对话的目的就是在代表俱乐部,向以齐达内为首的球队上下表示了支持,尤其是在即将迎来国家德比的关键时刻,希望球队上下能够振作士气,在最关键的比赛中取得胜利。 而齐达内也承认自己在之前的比赛中存在失误,但是对于皇马来说,一切还不算太晚,如果能够拿下接下来半个月的重要对决,皇马依然有机会。而对齐达内来说,成绩最终将决定一切。 3月1日报道 昨天皇马公布了国家德比大名单,而令人意外的是,今年夏天5000万欧元加盟

“我想对曾帮助过我的恩里克和鲁维亚莱斯表示感谢,生活还得继续。愤怒只会伤害自己,和别人无关。想在西班牙这样的顶级球队任职这都是必经之路。

“不了解我的人对我的评价并不会伤害我,有人让我拿出证据反击,但这样我也得不到什么,只会伤害国家队和恩里克,这也是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我在尽量谨慎些。”

是否仍不清楚恩里克的动机?

“确实,我现在仍然不知道并且觉得未来也不会知道。我已经不再纠结了,这件事早已翻篇。我问心无愧,这也将贯穿我的余生。

你当时并没有看恩里克的发布会,但你的母亲曾建议你看看?

“没错,我的母亲当时泪流满面地叫我听听他们说的关于我的话,但我告诉她那些都是无稽之谈。有时越无知越快乐,但家人的痛苦才是伤我最深的。

在国家队最难忘的回忆?

“在我还是临时主帅时对阵瑞典的首场比赛,我们排出了三中卫和两边卫的新阵型,在那之前我们历史性地客场2-1战胜了罗马尼亚。

“那几个月的巅峰时刻是踢马耳他,我们进了7个球。我们知道怎么破大巴,一切也确实按计划发生了。

罗马尼亚那场比赛是球队能力的完美展现,也是球员们给我的美好告别。

在国家队是否有征召球员的完全自由?

“当然。我执教期间享有一切附属权利,做决定时不需要经过他人批准。6月19日签约成为主帅后我就负责决定所有事宜,不需要就任何事询问任何人。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阿拉贡内斯和博斯克也不需要询问别人,我就是和他们一样而已。”

作为教练是否有特别想执教的球员?

“我当时本来计划征召特拉奥雷,但他受伤了,我觉得他会让很多人眼前一亮。此外还有瓦伦西亚的费兰-托雷斯和卡洛斯-索莱尔,以及我一直很好奇的安苏-法蒂。

作为教练最难的事情之一就是总会有人不能入选。

2010年世界杯的成绩是否无法复制?

“我们不应该这么想,但那确实无法在每届赛事中都发生,因为确实很难。不过当时的状态可以复制,我们有一代很强的球员,而即使没赢球也不要总把它视为失败。

如何评价巴萨在某些比赛中的不佳表现?

“他们踢得不错,我挺喜欢的。马竞、赫塔菲和洛佩特吉的塞维利亚也不错。赢球固然好,而我更看重控球率,不过这只是方法而非结果,我们丢失球权后会尽快反抢。

“巴萨的MSN时代打得一手漂亮防反,当时大家都很震惊。别人没办法限制他们三个的个人能力,那他们为什么不用呢?自私一点说,难道是更想要控球率吗?

球员才是最重要的人,范加尔曾经说球队在球员之上,俱乐部又在球队之上。在这种等级制度下,你得保持谦虚才行。”

一些教练组成员是巴萨出身,是否会因有时无法踢tiki-taka而感到压力?

“在巴萨横竖都是这种风格,外人就是这么看的,不过这种方式也就决定了一旦情况不对大家就都能发现。

“在巴萨这种个性鲜明的球队是一种优势,不能因为暂时的逆境就想着改变。球迷的压力会促使球队赢得一切,也能帮助球队发展。

你不能一上任就想着改革,而应该尊重俱乐部的理念。

巴萨是否过度依赖梅西?

拥有梅西而不依赖他的队伍是不存在的,因为他是史上最佳球员。和他一起踏进球场时就好像己方有12人,某种程度上都可以算是作弊。

“对方教练还能做什么呢?梅西可以凭借个人能力赢下比赛,他的队友也给了他这份自信。他就是足球本身。

“阿根廷完全是另一种踢法,因此比较俱乐部和国家队的梅西很不公平。

“在巴萨他从青训一路踢上来,每天都和这些队友形影不离。而在国家队他们可能一年就见5次,却被要求赢下世界杯。”

最喜欢看哪几支队伍的比赛?

“利物浦,我很欣赏克洛普。我也认可瓜迪奥拉在曼城的成就,不过更钦佩沃尔达拉斯的赫塔菲和西蒙尼的马竞。

我喜欢那些能为球队留下个人烙印并让其变得有特点的主帅,就像瓦伦西亚的马塞利诺。”

法语的流利程度如何,是否在学其他语言,或是日常阅读?

“我会读些金融问题、个人成长和小说之类的东西。我喜欢哈维尔-伊利安多的‘追随梦想’,不过当下学法语基本占据了我的所有时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诚信在线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